<var id="hjua6"></var>

    <nav id="hjua6"><listing id="hjua6"><meter id="hjua6"></meter></listing></nav>
    1. <form id="hjua6"><legend id="hjua6"></legend></form>

      <table id="hjua6"></table><nav id="hjua6"></nav>
      1. 云南十一选五云南十一选五官网云南十一选五网址云南十一选五注册云南十一选五app云南十一选五平台云南十一选五邀请码云南十一选五网登录云南十一选五开户云南十一选五手机版云南十一选五app下载云南十一选五ios云南十一选五可靠吗
        中國愛藝網
        仁者樂藝,己亥大吉(王衛軍題)
          首頁  |  藝界資訊  |  書法家  |  畫家  |  書畫家  |  畫廊  |  山水畫家  |  交易論壇  |  收藏  | 名家題字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機構:院校 | 書畫院 | 美術館 | 博物館 | 團體協會 | 拍賣公司 | 報刊雜志 | 將軍書法 | 畫廊黃頁 | 萬年歷 | 江蘇省美協會員網 | artyi@126.com |
        位置:中國愛藝網>>藝界資訊>>什么是好的展覽
        什么是好的展覽
        作者:  來源:美術報  點擊數:3652  2020-05-07  字號: T|T

        近年來,藝術界各式各樣的展覽層出不窮,名目繁多,良莠不齊。冷靜觀察,會發現熱鬧紛繁的背后,問題不少。大雜燴拉人頭的展覽太多,過于講究場面效果,忽視展出內容本身,背后藏有其他目的的展覽太多。

          我們不缺展覽,缺的是能提出問題的展覽,真正有學術定位的展覽,缺的是沒有企圖的展覽。作為學術展,要有對問題的追問,對藝術現象的批判力;作為藝術家個展,就要拿出還不錯的作品,努力提高好作品的比例。春暖花開,萬物復蘇,全國多地的藝術機構陸續恢復開放,期待未來會有更多可看好看的展覽! 

          好的展覽沒有企圖 

          近期在切爾西畫廊街看了瓊-米歇爾的個展,頗為觸動。瓊-米歇爾、圖伊曼斯在近六十年抽象表現主義高峰上又把西方繪畫推進了一步,非常了不起。大衛·霍克尼們還是觀念類繪畫,有點像以前的盧梭和達利,有點意思但不耐看。 

          2019年在上海最為繁忙的展覽季,展覽的密度并沒有被藝術市場的不景氣而逼仄。在幾個畫友工作室聊天,其中一位一年大約要參加20幾個聯展,我說你自己不覺得勞累,看的人已經審美疲勞了。頻繁參加展覽的藝術家肯定會失去思考和創作的時間,就那么幾幅作品到處展混臉熟,滿足于刷存在感。名利有所斬獲,狀態已非探知藝術本質的狀態了。 

          還有一些打著批判家旗號的策展,撈取的是學術的錢,其實哪有什么學術?真有學術的藝術家是恥于與他們為伍的。 

          我發現,這兩年的藝術家作品和展覽的質量在倒退,對布展、對環境的要求還沒有20年前高。大約20年前,上海有一幫生猛的人搞繪畫探索,如今難以為繼,大多人退步了。整個圈子是退步的,而感覺不到這種退步才會希望渺茫。 

          大雜燴拉人頭的展覽太多,背后藏有其他目的的展覽和活動太多。我們不缺展覽,缺的是能提出問題的展覽,缺的是真正有學術定位的展覽,缺的是沒有企圖的展覽。 

          好的作品、好的展覽都是不該有企圖的。在前不久紐約郊外的比肯小鎮,會更能感受到展覽和作品本身的巨大能量,以及一些距離和希望。這是我看了迪亞比肯基金會博物館之后的感受。 

          從紐約中央火車站到比肯小鎮大約是一個半小時的火車,沿途的景致淡然而無奇,直至進入依舊是廠房改建的這個美術館。 

          沈忱在兩年前多次竭力推薦這個極簡主義美術館,他說國內藝術圈去看的人鳳毛麟角,有的就是去了來電的也沒幾個,他定居紐約25年,幾乎每年要去四五次,每次去都是一次靈魂的洗禮。起初我是持懷疑態度的,因為見識過很多,這世上哪有如此接近于神圣的藝術展覽?進入美術館后,便覺得沈兄所言非虛,本來計劃看半天的展花了一天還是不愿離去。我向來對繪畫性內蘊深厚的藝術抱有濃厚的興趣和孤注的實踐,對極簡主義本來關注不多,興趣也不是很大。比肯小鎮之行,已然顛覆了原本的認知。 

          博伊斯 多情的巴西 油氈裝置 

          迪亞基金會建構的收藏體系蔚為壯觀,28位藝術家都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去物質化”思潮的代表人物,他們的600多件作品在這座始建于1929年的工廠建筑里熠熠生輝。2003年美術館改建以來,它已經讓比肯小鎮名聞遐邇,成為極簡藝術和大地藝術的大本營。反觀日韓的所謂“物派”藝術,在氣局上是羸弱的。 
          影響深刻的作品如下:博伊斯的《多情的巴西》油氈裝置,安迪·沃霍爾108幅光影抽象,羅伯特·艾文的《向立方致敬》,邁克爾·海澤的幾何大型土方工程,約翰·張伯倫的擠壓的汽車雕塑,以及影響廣泛的布靈奇·巴勒莫《時代的一天》系列作品。 

          希望國內多一些純粹的不帶任何雜念和企圖的藝術家、收藏家、美術館、展覽。 

          個展,得努力提高好作品比例 

          學畫教畫多年,不能免俗我也開始辦展覽出畫冊了。這種向公眾展示自己未必成熟的藝術探索,自然得接受業界的檢視、批評和建議,其實也挺冒險。 

          在簡短的開幕式上,我說:“大家可能認為我是一個純粹與文字打交道的這么一個人,朋友圈我也只向很少的朋友展示已發表的文字,而畫作幾乎不發。雖然自己一直教畫畫也在搞創作,畫了這么多年也想給大家展示一下,但依然需要勇氣。現在辦展覽了,大家可能擔心我畫得不好。現在,大家可以放心了,因為——我真的畫得不好。我一直認為,辦展其實是一個丟臉的過程,即便自己還算滿意其實也并不怎樣的作品,就這樣通過展廳平臺傳播出去了。不過,如果能夠收到業界的批評反饋,能夠提升未來的創作水平,那展覽對于個人成長的意義也就功莫大焉……” 

          冷暖自知的首次個展 

          我的首次個展為雙個展形式,名稱為“蹊徑&筆墨:劉松、范美俊2018年山水畫雙個展”。這是一個完全沒有商業贊助的展覽,在文化資訊過剩的當下即便賠錢也賺不了吆喝,但非常渴望通過展覽與大家交流以提高今后的創作水平,當然,這也是一種私心。既然要辦展,就有一堆事,如程序安排、作品遴選、畫冊印制、場所選擇、開幕準備……。我邀請了一些朋友,但確實沒能力邀請到領導和明星。盡管現在自媒體很是發達,但我也有所敬畏,展覽消息也不敢亂發即使是大學同學。 

          本來,自己的展覽就不應自作判斷了,因為已自動失去評判資格。因為是初次個展,這里還是拋磚引玉談點感受。近20來年,我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史論研究與批評寫作方面。有一種觀點挺諷刺,認為畫得不好才搞理論。也不知道,要畫得多好——才不去搞理論?近些年我與文字打交道較多,現在開始展示畫,是不是理論沒搞好,又才去畫畫呢?其實,技道雙修并不矛盾,也無需極端。而現在的理論研究,似乎更為不易,體制內的“成果”認定往往只認高級別的,如國家社科基金、教育部課題,再如ABC級的核心刊物,即便是業界影響較大的專業報刊,如果不是核心也算不上什么成果,專著、教材也有漸漸不被認定的趨勢。這些實際障礙,會讓不少研究者無路可走,因為高級別的刊物與課題,很多東西已超出研究及水平本身。對我來說,有點感受碼點字,沒感受畫幾筆,也挺好。 

          為何要辦展?首先,我和劉松有20余年的友誼;再是,我有幾百張山水畫,多少有一些能看;另外,兩人的畫也各有特點,他喜墨,我好色。本來,我們共挑選約80幅作品,但發現展廳還挺大,增加到146幅才勉強裝滿。我們沒太多社會交際,但有幸邀請到美術批評家林木,以及中青年學者李明、陳明剛。林先生饒有興致也充滿激情地對每張作品當著大家進行了犀利點評,對構圖、氣韻、意境與筆墨色線皆好的作品肯定有加,但對筆墨不好、沒體現中國畫特點、線質不好或受視角限制有嚴重“寫生病”的畫,也作直截了當的批評。十多年前,劉松曾深入藏區色達的荒郊野嶺寫生,晚上前不挨村后不挨店,怕有野獸不敢睡地上,就把自己綁在樹上囫圇睡上一夜,第二天再接著畫。這事讓林先生很感動,但他還是毫不留情地指出其寫生之病,比如《嵩陽書院古柏》一畫,大概受西畫訓練的影響,整體感也還不錯,但并未用有中國畫特質的線條、皴擦寫出古柏經歷千百年滄桑的質感,因僅是整體描繪,而幾乎沒看頭。在點評《古羌人家》的時候,他指出這樣一個數百年的古寨在畫中的位置偏小,就等同于一般民居了,如果是他來畫就會突出建筑,他認為女畫家趙建華的系列碉樓就不錯,并讓其堅持下去。但林先生非常肯定其寫生作品《龍華古鎮老街》,認為對線的提純、祠堂馬頭山墻磚塊的滄桑感、用筆的水墨淋漓與虛實得當等的表現皆好,視覺效果也不錯。他又提到剛才的那幅古羌寨,問道:為何不這樣畫呢? 

          我熟悉美術史,或多或少想畫一些有自己特點的東西,但異常困難。題材上,我選擇了大海與椰子樹、名山大川的邊角、山間寒樹等幾類,多作局部描寫,與現實生活有關但也不太復雜,既沒有因心造景的虛假,也不是逸筆草草的筆墨游戲。我想把以書入畫的傳統筆墨實踐運用到實景山水并在顏色上拓展,但相當不易,比如顏色過艷就類似自然照片了。林先生點評我的畫,直言不諱地說感覺耳目一新、沒套路,海景山水與松樹出針法,全中國也恐怕就我敢這樣畫,如畫得好,可能會獲獎。但——畫得不好呢?他提醒我,有突破勇氣固然好,但某些邊界也要堅守,如《洱海陽光》那張畫雖是陽光燦爛,但可能受制于實景寫生,就感覺太過真實。我坦言,這張作品是用拍攝的一組照片處理的。他還指出我的幾張畫效果不理想,我如實相告,這是九塊九一刀而且包郵的四尺四開小草稿。我有一個毛病,草稿不舍得扔掉而盡可能畫完,而宣紙上只能做加法,有時就畫過了。加之紙張本來就差,視覺效果自然就不會太理想。因個展帶有小總結性質,我也特地放了幾幅臨仿張大千、溥儒的作品,在題款和標簽上也注明了。如果只是臨摹古人,又會是啥情況?林先生認為:“這容易陷入一種套路化與程式化的毛病,而大自然沒有套路。因此,要協調寫生與臨摹的關系,需要有認識和技法思考。不臨摹,不可能有大成就,徐悲鴻為顯示他不人云亦云,說他就不臨《芥子園畫譜》。其實,他也臨,不過臨摹的是《點石齋畫報》。” 

          希望業界對批評多一些包容 

          研討會上,林木先生中肯地提出:要辦展覽,就要拿還不錯的作品,差的就盡量不拿,即李可染所謂的“廢畫三千”。顯然,我是不太清楚哪些是特別差的,而批評的介入就非常有價值了。他還提出:個展,要努力提高好作品的比例。這次展覽有好作品,但比例不高,下次如果能夠提高到60%,就相當不錯了。 

          如今展覽標配的研討會,大多淪為表揚會,批評也整體不景氣甚至被懷疑。不過,還是希望業界對批評多一些包容,因為這對藝術有著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的作用,盡是一些研討會沒有問題意識,全是套話空話廢話,甚至虛偽到一辦展就“圓滿成功”,這樣的“皆大歡喜”無論對畫家、批評家,還是對藝界而言,并無實際貢獻。 

          我的首次個展可謂冷暖自知,我尊重那些對畫展沒興趣更不會點贊的朋友,問題最應該在畫里找。批評無論是不陰不陽,還是直截了當,均值得尊重,對辦展者來說會多少有所教益。展覽雖過去這么久了,但林木先生的批評猶在耳邊,因此也就有了這篇文字,也希望對大家有所啟發。 

          展覽的氣場 

          書畫展覽的開幕,曾幾何時如同商場的開業一般,鮮花簇擁,鞭炮齊鳴,熱鬧非凡,帶有一股商業氣息。近年來,有些展館以顯示屏字幕代替拱門、橫幅,沒了鞭炮聲聲的喧囂與擾民,親朋盛情依舊。 

          有人說,現在展覽的開幕式也就是閉幕式。這說的是人氣,開幕時熱熱鬧鬧,熙熙攘攘,其他時間則冷冷清清,門可羅雀。 

          說到書畫展開幕式,不得不聯想到讀報時,看到某晚報首頁的整版廣告:“本次活動旨在文化交流宣傳,請大家不要帶禮品、禮金和花籃,能來參加就是最大的幫助和支持!請大家尊重本人意愿。”能夠讓展覽取得成功,主辦者在名人書畫收藏展展前,登報廣而告之,懇請親朋好友“不要帶禮品、禮金和花籃”,此舉,免得朋友們去買筆墨紙硯,訂購鮮花,給大家增添沒必要的負擔,“能來參加就是最大的幫助和支持”。 

          書畫家辦個展,朋友們獻一籃鮮花,習以為常,無可厚非。也有不按常理來的,與禮品、金錢掛上鉤。 

          記得前些年一位即將退居二線的領導,辦個人書法展,把同事朋友請了個遍,該發請帖的發請帖,該打電話邀請的打電話邀請,開幕式那天,人來人往,人頭攢動。最起眼的是展廳門前設有禮簿,礙于面子,大家不情愿地掏腰包,搭上人情份子。為了掩人耳目,書法家還得還禮,禮品自然而然就是書法作品了,每一個上禮的來賓,都有一件裝裱好的四尺對開條幅來答謝。有些人隨個禮金,展覽也不看,轉身就走,也有拿上“禮品”轉上一圈離開的。有一位來賓,拿上“禮品”出了展廳,碰見一熟人曰:“給,拿去玩兒。”對方回答道:“你忘了,他是我曾經的領導,我去‘領’,等等我,拿上一起送鄉下的親戚。”對方還算說了一句善解人意的話,比起出了展廳,把條幅扔進街邊垃圾桶的那些人好很多,還知道把自己不喜歡的東西送給有需要的人。 

          對于一個展覽來說,“能來參加就是最大的幫助和支持”。鮮花,作為裝飾品,能夠烘托展館氣氛,凈化空氣,給人以溫馨、清新之感,雖有生命,畢竟是曇花一現;禮品、禮金,則使展覽變調,甚至已入歧途。只有活生生的人去了,有呼吸,有爭鳴,展覽才有氣場,辦展覽的目的不就是讓人去欣賞品評作品的嗎?沒有人去觀賞,展覽意義何在? 

          上一篇文章: 軍事博物館5月6日起恢復開放
          下一篇文章: 高端藝術市場正向私洽轉移
        【相關閱讀】    【頂部】【打印】【關閉
        畫家的慈善情懷--“佘玉奇山水畫作品展...
        藝術機構從業者生存現狀調查
        藝術行業從災難中慢慢醒來
        線上策劃或將重新定義藝術展覽
        學年展基于青年藝術譜系的十年建構
        那么多藝術家非自然死亡 藝術是危險的癖...
        情爆發后的首個畫廊周5月底在798藝術...
        第七屆繁星計劃青年當代藝術大展正式啟動
        復工之后美術何為
        韻辭戰疫亦風流--邱世鴻教授詩書抗疫獲...
        發表評論:                            【復制鏈接
        網友昵稱: (可修改個人昵稱)
        查看長度 不超過100字節 IP:23.19.74.193
         驗證碼:
          名家字畫                                     更多...
        喻繼高-雙雀圖(有合影) 點擊查看詳細!
        作者:喻繼高
        名稱:雙雀圖(有合影
        規格:50cm*50cm
        價格:商議
        銷售商:南京弘緒畫廊
        詳細進入
        趙治平-錦羽春暉 點擊查看詳細!
        作者:趙治平
        名稱:錦羽春暉
        規格:68cm*68cm
        價格:欣賞
        銷售商:南京弘緒畫廊
        詳細進入
        書法家

        吕江教授《历代美女图》

        畫  家
         中國書畫
        ·大美大氣大度--讀冉繁英書法作品
        ·揚州畫派:名臣鹽商與畫家
         其他畫種
        ·最偉大的傳奇繪畫怪杰:讓·杜布菲
        ·沒有顏料管就不會有印象派畫家
         玉器翡翠
        ·海派玉雕大師疑遭侵權:稱前員工花3萬...
        ·淺談戰漢高古玉的不同藝術表達力
         瓷器陶藝
        ·銅川出土的幾件景德鎮窯紀年青花瓷
        ·地中海發現土耳其沉船 上面載有大量景...
        書畫家
         銅器佛像
        ·古代青銅器是怎么造出來的
        ·西周珍貴文物青銅“虎鎣”
         錢幣郵票
        ·魯迅郵票收藏與發行軼事
        ·抗疫郵票如同被打了興奮劑
         木器家具
        ·金絲楠木和黃花梨相比劣勢明顯
        ·大藏家王世襄家具的奇幻漂流
         古玩雜件
        ·從花樹冠到鳳冠:隋唐至明代后妃命婦冠...
        ·筆造萬端傳千年:毛筆的名稱及形制流變
         藏家交流
        ·收藏史上傳奇人物大維德與他收藏的中國...
        ·民國女收藏家的收藏范兒
         
        關于我們 使用愛藝 合作加盟 收藏问题 服務認證 建議留言 會員服務 免責聲明 隐私保护 友情鏈接 艺术赞助
        中国爱艺网版权所有 © 2006-2020 蘇ICP備11037570號 公安部备案号:51070018111624
        云南十一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